设置

关灯

第十七章:显露锋芒

    安南城离国都路途遥远,差不多有一千四百多里的路程,穆锋,穆狂和穆忠三人骑的独角马也需要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这种独角马是一种拥有蛮兽血统马种,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虽然说得有些夸张,不过一天奔袭三四百里一点问题没有。

    而这个世界,除了人族之外,还有许多强悍的种族,比如蛮兽,凶兽,妖兽等。

    蛮兽是一种实力在通脉境级别的兽族,肉体力量强悍,从实力划分有一级到九级不等。

    九级蛮兽实力相当通脉九重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而凶兽是一种洪荒兽种,实力远在蛮兽之上,嗜血成性,性格凶残,最弱的凶兽实力也堪比紫府境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而妖兽则是另一种特殊的种族了,也被称为妖族。

    这一族也是兽身,体内诞生有先天妖气,可以化形成人,同阶之中,一般实力强于人族,强大的还有天赋神通,而妖族在这个世界和人族算是对立面。

    自古就有人妖不两立的说法。

    而蛮兽若是突破通脉境,也可以进化成妖族,有机会化形成人。

    连续赶路三日之后,一群人也进入了一个小镇之中休息,而过了这个小镇在赶路一段时间就到了安南城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小镇在黄昏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安宁。

    三人下马,牵着马来到了一家名为福缘的客栈前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三位爷里面请,三位爷是吃饭还是住店啊?”

    刚一到客栈之外,一名灰衣小厮就连忙过来给三人牵马,栓在一旁的马圈旁。

    “给我们的马喂上好的草料,在选三间客房,再来六斤牛肉三坛杏花村”

    穆忠丢给了小二一枚银币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嘞,三位爷里面请”

    小二接过银币笑呵呵的把三人望里面迎,这枚银币都抵得上他一天的工钱了。

    普通人一个月收入大约也就三十个银币,相当三个金币而已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了一张无人桌子前坐下,穆狂笑道:“赶路三天累死我了,忠叔,还有多久能到安南城啊?”

    “快了快了,明天早上赶路,中午啊我们就能到”

    穆忠笑道。

    穆锋笑了笑,说起来,他还是小时候随着父亲去过一次安南城祖宅,如今也有多年没有去过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小二就上了三大盘的酱牛肉,和三坛杏花村酒,穆忠是直接打开酒封,深吸了口气,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正宗的杏花村”

    随后他给穆锋和穆狂到上了一碗,穆锋也喝酒,不过极少喝,三人碰碗喝了一口,酒香入喉,酒劲极为的绵柔,不是很辣。

    “忠叔,如今我们穆家在军方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喝了碗酒,穆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三爷走后,我们穆家在军中极力被打压,穆家的几位将军都被分配到了国土中的边疆偏远之地,远离了国都了”

    穆忠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穆锋闻言眸子微眯,道:“这或许也是好事,若在国都中,若要有什么动作或许还会被随时压制,不过在边疆嘛,反而自在些远离泥泽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不过我穆家在国都中兵权也被分散了,家族一但有什么事,就难以照料了,或许家主也因为此才把锋少爷你送到祖地的吧”

    穆忠喝了口酒,眉宇间也有一丝怅然。

    “忠叔,到安南城之后你想办法帮我和那几位镇守边疆的族叔取得联系”

    “锋少爷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穆忠一愣。

    “未雨绸缪,我穆家肯定不能坐以待毙”

    穆锋眯着眸子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穆忠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在穆家大人中,没有人把穆锋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能一个人在军中完成百人斩军功的人,你能把他当成一个孩子吗?

    穆狂是个愣头青,也听不懂两人说话,一个劲喝酒,一会儿就面红耳赤,有些说胡话,这杏花村的后劲是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跑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街道上传来一阵怒吼声,一大群人在追着一名黑衣少年。

    这少年身材消瘦,面容清秀,一双大眼睛中全是狡黠,手中拿着一个钱袋不停的狂奔,这跑步的速度之快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别跑!”

    后面一大群身穿灰衣,拿着棍棒的男子在狂追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你们这群怂货,还想追小爷”

    少年边跑还不停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往哪里跑!”

    而追的人中,一名魁梧大汉脚步一踏,地面青砖裂出丝丝缝隙,他人射出六七米远,三两个箭步就追上了少年,一脚踢在了少年背上,少年噗嗤一口鲜血喷吐摔飞出了七八米远。

    这大汉显然是个修炼者,至少也是通脉七八重的武修。

    而少年爬坐在地上惊恐的望向了大汉,一群人赶上来围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敢偷我们家老爷的钱袋,真是活够了,给我打”

    大汉狞笑,顿时十多个人围上去就是一阵招呼拳打脚踢,少年抱住头,蜷缩在地上,虽然被打,不过他咬牙没有发出一声痛哼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他给架起来,老子要打断他的腿,看你以后怎么跑”

    大汉挥动一根铁棒狞笑说道。

    两名仆人架起了鼻青脸肿的少年,拖到了大汉面前。

    大汉挥动铁棒,一棍向少年的腿怒砸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棍呼呼做响,被砸中定然也是骨头粉碎,少年已经绝望的咬牙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啊……!

    少年痛叫出声,不过,随后又顿住了。

    嗯,不痛?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腿被打断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身穿黑色衣衫,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挡在他身前,一手抓住了这砸下的一棍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敢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大汉怒吼,随后用力抽铁棍,却发现抽不动。

    “偷人财务,你们可以送他去官府,也用不着打断人家腿,断他生路吧”

    这出手的自然是穆锋。

    “管你屁事,老子就要打死他这个小偷,你不滚开,老子连你一起打”

    大汉说话间一拳直接向穆锋轰来,拳风凌厉,有白色元气缭绕,普通人挨上这一拳至少躺半月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太臭了”

    穆锋眸子一冷,直接一拳对碰而出。

    嘭……!

    顿时两颗拳头碰撞在了一起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而大汉身子竟然后退了两步,随后面色一怒,又扑了上来,双拳挥动极快,向穆锋头颅砸来。

    穆锋身子下蹲半步一偏躲开,一个回身肘击嘭的一声撞击在了大汉下巴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大汉一声惨嚎,一口鲜血喷吐,人抛飞出了数米远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客栈中悠哉喝酒的穆忠,瞬间站起身,激动的望向了穆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