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六章:修罗觉醒

    “大伯!”

    穆锋摇了摇头,望着云海道:“云叔,您说得没错,现在的我的确是修为全失和废人没有什么区别,不过人这一生有沉有浮,我不信我穆锋会一撅不振,什么豪言壮志我不想多说,我穆家男儿,一切看行动和事实证明,少年今朝不得志,可少年有血有梦”

    穆锋望着云海,少年的眸子中再也看不出一丝颓废,一如军人一样的坚定。

    他穆锋,从小从军,抱着死人睡过,同龄人还在家中享福时他已经在提刀杀人,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到?

    他父亲曾说过,真正的强者,敢于面对最淋漓的鲜血和最惨淡的人生。

    云海望着少年,眼中又是赞赏,又是叹息,平心而论,国都年轻一辈中,他最欣赏穆锋,出生大家族,却是没有一丝纨绔之气,穆家的优良品质在这个孩子身上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可欣赏是欣赏,他不得不面对现实,他废了,武途无望。

    “您要退婚,我同意,因为我爱婉儿,我知道穆家如今情况,不过您要答应我一个条件”

    穆锋竟然同意退婚!穆辰和云海都露出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却是无人看见,他说这话时,心在抽搐,在滴血!

    “说吧,如果我能答应的,一定会答应你”

    云海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我退婚可以,可不能让婉儿嫁给上官迁志,他的品行您不知道吗,他祸害的女子不知有了多少,婉儿若嫁给他,您能想象婉儿会过什么样的生活,若是您让婉儿嫁给上官迁志受了委屈,那我穆锋可以发誓,一定会杀了上官迁志,今生和你们云家”

    “不  死  不  休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穆锋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,在场人心中却是一凌,这句话中蕴含了多大的坚定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废脉的十多岁少年,说出的话却是让这些老辈人郑重而待。

    云海眯着眼睛深深的望了一眼穆锋,最终点头道:“可以,我答应你,不过上官家方面我只能拖两年时间,两年内,你不得在和婉儿来往,让她早日断了这情”

    他前面说受上官家压力而退婚,的确有这些原因,不过他云家也是有名的武道大家,上官家也不敢真的就和云家撕破了脸皮。

    最终要的还是如今穆家陷入了一场风波,他不想让自己女儿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穆锋也清楚这点,虽然心如刀绞,可是他同意退婚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就三个字,他爱她!他真的太在乎她,不愿意任何苦难落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他曾经问他爹,什么叫责任?

    他爹想了想,拍了拍他肩膀,说这就是责任,挑起你该挑的,能挑的,这便是责任。

    “两年吗……”

    穆锋握紧了拳头,点了点头,同意了,云海随后起身,抱了抱拳,道:“既然如此,穆兄,我便走了”

    “哼,不送”

    穆辰冷哼了一声,一挥衣袖。

    云海也不发火,直接离开,走到了穆锋前微微停顿,道:“男儿当自强”

    穆锋抱拳躬身,:“从来没怯弱”

    云海也没有多言,跨步离开。

    穆锋望着云海离开的背影,握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陷入了皮肉中,咬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“婉儿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纷乱红尘如战场,身临其中,不是心凄凉,就是体受伤,这世道无常,没有实力注定跟爱的人分伤。

    “锋儿,你……”

    穆辰颇为担忧的望向了穆辰。

    “大伯,我没事”

    穆锋摇了摇头,向穆辰恭敬一礼,缓步离开了,背影如同这十月的秋风萧条寂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多金币,我穆家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”

    其他人却是一心盯在了二十万金币上。

    穆辰望了一眼众人,冷哼道:“这钱你们就拿得如此心安?可知这钱是锋儿滴落的心血,一群薄凉之辈,若我二弟舍命护的国家,家族都是你们这种人,这家国何用,一群大人,还不如一个半大孩子,丢脸!”

    穆辰喝斥一翻,众人面色涨红说不出话来,穆辰一挥衣袖冷然离开。

    而穆野望着穆辰的背影,眸子中思绪流转,不知想什么。

    穆锋独自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,那是一栋四合庭院的精致院落,穆锋望着那颗粗壮的紫金花树,树上还刻着两行字。

    风往哪里吹,叶儿哪里随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穆锋一拳重重打在了紫金花树躯上,拳头破皮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婉儿……”

    穆锋眼中全是痛苦,让他舍弃自己的爱人,这对重情的他,爱她的他是何等痛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穆锋仰天长啸,随后双目赤红,盘膝坐在地上,双手朝元,心境入定。

    “两年,两年!我就不信,我穆锋真的只能沦为一个废人!”

    穆锋疯狂运转家族中的修炼功法,铁血丹心诀。

    这铁血丹心诀是穆家祖传功法,黄阶上品修炼功法,

    而功法,和武技以知的分为五等,天地玄黄凡。

    天阶最高,凡阶最低,凡阶又被称为不入品,每阶中有上中下三品之分。

    而这铁血丹心诀是黄阶上品,在外面也是一本万金难求的功法。

    丝丝乳白色的天地灵气进入了穆锋的体内,一入体内破碎的元脉中,一股刀剐般的痛苦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穆锋痛得面色苍白,冷汗直流,不过他在咬牙坚持,不停的吸收灵气,灵气在破碎的元脉中一运行,可是还没有炼化成元,就消散在了破碎的元脉中。

    如同一根水管,管子都破了,如何过水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!

    穆锋功法反噬,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不信,再来,再来!”

    穆锋心中怒吼,再次运功修炼,可是这一次同样的结果,一口鲜血反噬吐出。

    一连吐了几口鲜血,穆锋本就有些虚弱的身子终于躺了下去,他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他的心脏中,有一枚深入心脏的玉佩,玉佩突然涌出了一股血色的能量,这股能量涌入了他破碎的经脉中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元脉竟然在这能量滋养下愈合,而且愈合的元脉不是正常的白色,而且血红色,如同血管一般,这新愈合的第一元脉强劲宽敞而又坚韧,是普通元脉的数倍!

    而此时昏迷的穆锋脑海中突然一声轰鸣,一段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“破而后立,血炼万灵,荒古修罗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