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九章 总裁助理的怒火

    这一群人大概有二三十个,穿得极为普通,但个个面带杀气。

    他们手中的横幅更是让人看了心酸。

    “打工三月,无钱过年。”

    “无良奸商,还我血汗钱。”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红字触目惊心,噱头十足。

    这年头,农民工可是弱势群体,很容易得到社会同情,像这种讨薪的新闻已经不多见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一旦曝光,对企业的形象将是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公司已经到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地步了么?”田非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对于农民工兄弟,他感同身受,如果不是真的被拖欠,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刘猛苦笑:“就算讨薪,也不该找我们啊!而是应该找承包方才对,不知道他们怎么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报警之后,刘猛又掏出了对讲机,向上面报告了一下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法治社会,人人守法。

    田非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,这些农民工并没有强冲大楼,而是站在铁栏外,拉起横幅,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得到报告之后,整个大楼的保安们都紧张的行动起来,很快就聚集了十多人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辰欣集团招收的保安都是退伍军人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他们倒是没有露出怯意。

    双方隔着栏杆,火药味渐浓。

    刘猛道:“不用担心,我们也不是吃素的,这点人,能对付。”

    田非皱眉道:“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,农民工兄弟大都很冲动,但我看他们似乎很自律。”

    刘猛冷冷一笑,努努嘴:“你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田非一看,随即恍然大悟:“有人在偷拍,难怪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记者巴不得整个大新闻,一旦发生冲突,我们就形象尽毁了。”刘猛咋舌道:“还是总裁有先见之明。”

    田非神情有些怪异:“总裁早知道会发生这事?”

    “反正她早就叮嘱过我们,千万不要和人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刘猛也不甚了解,他只是个小保安而已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双方剑拨弩张,气氛不断紧张。

    言辰欣并没有出现,但下来处理此事的,却也是一名美女。

    “她是总裁的助理安美熙,你应该还没见过。”刘猛低声介绍,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这安美熙年约25岁,身穿ol装,浑身都有一股凌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精明干练,比一般男人更有魄力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局面,她一点也没有慌乱,颇有大将风度,看得田非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言辰欣出来,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辰欣集团欠债不还,天理不容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给钱,我们就不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农民工情绪越来越激动,男女老少都在叫嚷着,一副不给钱就拼命的姿态。

    刘猛暗吞一口口水,拉了拉田非:“你站远点,这些人说不好就会冲上来,伤了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田非点点头,目光突然一凝,嘴角顿时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在里面看到了两个熟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,他要是没有认错的话,正是曾经找过自己麻烦的大飞哥两个手下。

    不过黄毛已经将头发染黑,并且穿了一件脏兮兮的工作服,脸上还抹了点油污,不注意看的话,根本无法将他和曾经的黄毛小混混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寸头,不必染发,只是换个装,就是活脱脱的农民工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里面叫得最凶,煽风点火,让大家的情绪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事和风哥有关系?

    田非回忆起大飞和向芳刘少等人的关系,心中一惊,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,此事和和刘少有关?

    这泡妞的成本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我们辰欣集团是遵纪守法的公司,你们有什么诉求,还请走法律途径,或者,派个代表进来谈谈。”

    安美熙拿着扩音器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相信你们,除非马上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对,马上给钱,我们要钱回家过年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们总裁出来道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是大叫起来,乱成一团,一些过激的人,抓住铁栏就摇晃起来,现场一度混乱。

    安美熙皱眉喝道:“想要钱就听我说,想闹事就等警察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喊,众人果然是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忽悠我们,大家别上当,这些无良奸商,良心都被狗吃了,就会骗人。”

    寸头义愤填膺的大喊,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错,除非他们马上给钱,否则没得谈,我们农民工兄弟也不是好欺负的,亿万网友就是我们坚实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黄毛也是愤怒大叫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一喊,农民工们顿时就怒了。

    足足三个月没发工资,眼看这就要过年了,他们怎能不急?

    安美熙皱眉道:“就算你们讨薪,也应该去辉煌建筑公司讨要,来这里干什么?说句不好听的话,我们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欠辉煌公司钱,辉煌公司没钱发工资,不找你们找谁?”寸头怒道:“无良奸商,就知道推卸责任,真是吸血鬼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今天不要到钱我们绝不离开。”黄毛大叫。

    安美熙看了看远处的记者们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无论怎么处理,都会让有心人大作文章。

    辰欣集团的确欠辉煌公司的钱,但还不至于让他们发不出工资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人,谁愿意听你解释?

    这是一个开局一张图,内容全靠编的时代,记者只需要拍摄几张农民工在辰欣大厦外讨薪的照片,内容随便写,广大网民哪有闲心去追究真相,只是图个热闹罢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能出现在这里,肯定是有人请来的。

    至于是谁请的,田非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怀疑对象,只是他有些不明白,非凡药业的主业是医药保健品,和辰欣集团并没有太大冲突,他们揪住辰欣集团不放干什么?

    闲着也是闲着,田非突然对向风有了些兴趣。

    无他,这人已经盯上自己,出手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被人打不还手可不是田非的风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非走到后面大厦角落,拿出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非哥,你终于打给我了,我们时刻准备为你而战。”

    一个明明听起来很冷酷的声音,却是用激动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田锋,矜持一点,保持你的高冷,别堕了你大弟子的名声。”田非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走的时候你就说过,时机到了就会带我们出来见见世面,现在这个时机是不是要到了?”田锋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长大了,也是时候见见世面了,不过,大城市可不比我们乡下,你们要来可以,必须遵纪守法。”田非叮嘱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田锋这些人,都是爷爷收养的孤儿。

    从小被培养,身体很强壮。

    放在古代来说,就是类似家将的存在,专门为了保护田非而生。

    “非哥你的规矩就是法律,谁敢不尊,我田锋要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些,到了给我打电话,网上购票会吧?”田非对这田锋也有些头疼,这家伙看起来很高冷,但却一根筋,除了自己的话,谁的话都不听。

    田锋哈哈大笑道:“非哥,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是千年老宅男么?放心,我们可是村里的时尚代表,一定不会给你丢脸。”

    田非有些无语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有田锋当个保镖,自己就不必这么累了。

    田非很讨厌和人争斗,感觉太幼稚。

    他躲在保安后面,毫不起眼,倒是没人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些人闹了一阵,做足了噱头,最终在安美熙承诺今天付清辉煌建筑公司200万欠款后离去。

    安美熙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这次真是又出了钱,也出了丑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众人,正打算回去,却是一眼看到了田非,顿时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田非?”

    她径直来到田非身边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田非一怔,自己这么低调,由始至终连话都没说一句,到底怎么惹到这个白领丽人了?

    那看自己的目光,竟然充满了厌恶不屑,好似田非和她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姐你好,我就是田非,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田非淡淡道。

    大姐?

    刘猛不由脖子一缩,有些惊悚的看了田非一眼。

    安美熙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怒道:“你叫谁大姐呢?”

    “小姐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。”安美熙大怒,小姐这个词让她有些敏感。

    田非眉头一皱,有些上火,语气也变得有些冷:“这位大婶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猛差点噗嗤一口喷出来。

    在辰欣集团,言辰欣固然是高不可攀的冰山女神,但这安美熙也不是省油的灯,堪称人人敬畏。

    田非这小子简直是不知死活啊!

    安美熙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,气得一个哆嗦,厉声道:“田非,你真是个乡巴佬,没有半点素质,我警告你,离我家辰欣远点,否则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田非眼神一眯,肆无忌惮的在安美熙身上扫射了一阵,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