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四章 泼妇挑衅

    看着田非好奇宝宝的样子,言辰欣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也算是s城的名人,这小子憨不拉几的,要是遇到熟人,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既然长辈的意愿无法违背,言辰欣只能退而求其次,尽量让自己心情舒畅一点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早有计划,直接领着田非就进了一间范思哲专卖店。

    “我的司机,也是公司的名片,不能马虎,你再不听话我就打电话给你妈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眼看田非要溜,直接一把抓住,将他塞进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田非自由惯了,对穿西装很抗拒,被言辰欣强行塞进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他唯一害怕的,就是自己老妈,闻言顿时就怂了。

    言辰欣似乎把握到了田非的软肋,眼神不由一亮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却是响起:“哟,这不是我们言总吗?怎么跑男装专卖店来了?难不成是想给男人买衣服?”

    言辰欣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就变了,原本就冷若冰霜,现在更是浮现了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看向门口,果真看到一张讨厌的脸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穿着时常,珠光宝气的年轻女子,年纪和言辰欣相仿,可浓妆艳抹,看上去成熟多了。

    咋一看,就像是电视剧之中经常演的三姨太。

    她看到言辰欣,就像是看到什么稀奇古怪一样,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朱小琴,这家店又不是你家的,你管得真宽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瞥一眼朱小琴和她身边的女伴,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朱小琴眼珠一转,道:“我听说你昨晚和我表哥在一起,难道是生米煮成熟饭,所以想给我表哥买西装?咯咯咯,不过我表哥的品味没这么差,范思哲太lou他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冷哼道:“胡说八道,懒得跟你胡扯。”

    朱小琴身边的女伴,长得属实有些对不起观众,但穿金戴银,像个暴发户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似的,一双眼睛都长到额头上去了。

    见言辰欣这般冷淡,她显得很生气,不屑的道:“小贱人,我妹妹好心跟你打招呼,你却恶言相向,一点素质都没有,信不信姐给你几个大嘴巴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已经气势汹汹的走进店里。

    言辰欣心情本就不好,被这人一激也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信了,有本事你就打。”

    “靠,小贱人你是在挑衅我么?你知道我大哥是谁不?”胖猪般的暴发户女孩嚣张的大吼。

    朱小琴笑得很诡异:“在西城,你居然敢惹向风的妹妹,言辰欣,你真是幼稚得可怕,我要是你,就立即跪下来向我芳芳姐认错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眉头一皱:“我不认识什么向风,我也没得罪你,何必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向芳冷笑道:“立即给我跪下道歉,姐就饶你一次,否则,今天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皱眉道:“欺人太甚,你以为自己是谁,谁都要看你脸色行事么?”

    朱小琴嘿嘿笑道:“言辰欣,芳芳姐一个电话,分分钟几十人过来,这里可是她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向芳也是昂起头,一脸趾高气扬,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言辰欣气得不行,看着导购小姐,道:“你们这里什么时候成了黑店了?我会向消费者协会投诉的。”

    导购小姐脸色发白,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她上前在言辰欣耳边低声道:“别说了,这个女人你惹不起,说几句好话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的心也是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向芳上下打量着言辰欣,道:“难怪能迷惑刘少,果然有当狐狸精的本钱,姐我义薄云天,最恨的就是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朱小琴委屈的道:“芳芳姐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!我和表哥二十年的感情,就是被她破坏的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气得脸色发白,冷声道:“你们真是无理取闹,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不擅长吵架,被两个女人三言两语一激,就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朱小琴怒道:“还不承认,昨晚的事情都传开了,没想到你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,以前还假装清高,真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向芳大怒:“姐最讨厌这种表里不一的贱人,今天遇到,说不得要为民除害了。”

    她撸起袖子,就要上前收拾言辰欣。

    言辰欣这样有素质的女子,何曾见过这么粗鲁的女人,顿时吓得倒退了两步,差点撞在试衣间的门上,惹得两女哄笑不已。

    向芳作为西城区地下老大向风的妹妹,平时嚣张跋扈,为所欲为,哪里会将言辰欣这样的乖乖女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咯咯,小浪蹄子,想躲?乖乖给我趴下求饶吧!”

    向芳肥胖的手臂带着一股熏人的香风扑面而来,眼看就要落在言辰欣的脸上,突然试衣间的门突兀的打开。

    碰!

    向芳一拳刚好打在门上,顿时发出一声惨叫,收回拳头,原地蹦跳起来。

    田非一脸无辜的走出来,皱眉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他妈瞎眼了,敢撞我。”

    向芳眼泪都疼出来了,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田非皱眉道:“这位大婶,你这么暴躁干什么,我又没惹你。”

    大婶?

    朱小琴神情怪异的看着田非,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,竟然敢喊向芳大婶。

    向芳也是愣了一下,下一刻就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暴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的小p孩,老娘才二十八岁,你喊我大婶?我撕烂你这张臭嘴。”

    向芳怒急攻心,早忘记了刚才的教训,直冲田非而来。

    田非扯了扯衣服,似乎很不满意这套衣服,转身又走进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机简直妙到毫巅,像是和向芳进行过排练。

    向芳原本打向他的一拳,再一次砸在了试衣间的门上。

    木门发出咚一声响,向芳发出杀猪般的惨嚎:“哎哟,疼死我啦,手断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吃惊的打开门,看着蹲在地上的向芳,吃惊的道:“大婶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就算是朱小琴,也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向芳痛苦的抬起头,看着田非那憨厚的面容,整个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整我?我让我大哥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威胁。

    田非皱眉道:“大婶,现在是法治社会,你动不动就要人死,我可以告你恐吓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给老娘等着,此仇不报非君子。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掏出手机求救。

    言辰欣连忙道:“田非,算了,我们还是快走,不要和这种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和向芳一比,田非似乎也顺眼多了,尤其是他现在穿着一套新西装,整个人都是气质一变。

    虽然笑起来还是有些憨厚,可合身的西装,完美的衬托出他的身材,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!

    在言辰欣去拉田非的时候,朱小琴却是一番抢拍,脸上露出诡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在给小白脸买衣服,呵呵,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这边勾搭我表哥,那边却养着小白脸,这次你的真面目曝光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表哥解释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怒道:“我和你表哥没有半点关系,请你不要再无理取闹。”

    朱小琴怨毒的看着言辰欣,道:“我和表哥青梅竹马,表哥对我也是一往情深,自从你出现后,这几年他都对我爱理不理的,你还说不管你的事?”

    言辰欣受到如此羞辱,顿时说不出话来,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朱小琴更是不屑的看了田非一眼,道:“小白脸,你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吧!我要是你,就赶紧逃,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田非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都说城里人素质好,自己怎么感觉这两个女人就跟泼妇一样呢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唯女子和小人难养,这两人,简直就是小人中的女人,堪称极品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朱小琴,这等姿色还自恋,刘少会喜欢她才怪。

   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却把锅甩给言辰欣,实在是奇葩。

    “美女,我到底得罪谁了?我可什么都没干啊!能不能指点一条出路。”

    田非无辜的道。

    看到田非服软的样子,言辰欣眉头一皱,很是不喜,朱小琴却是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表哥可是非凡集团的总经理,他的女人你也敢动?”朱小琴冷笑:“还有,这个女人的公司都快破产了,你跟着她有什么前途。”

    田非淡淡道:“那是我的事,不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不领情?”朱小琴大怒:“你算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,倒是小姐你,真不是东西。”田非微微一笑,拉起言辰欣,道:“表姐,我们走,不要让垃圾影响美丽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我们是垃圾?”向芳已经拨通电话,闻言怒吼起来:“小子,今天你摊上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微微皱眉,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被言辰欣强迫来买衣服他就有些不爽,但言辰欣扯着虎皮做大旗,用老妈当幌子,自己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可这两个泼妇算什么?

    他眼神一眯,露出了一丝凌厉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