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一章 这人是魔鬼吗

    原本不到万不得已,田非是不会去打扰别人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想欠任何人人情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从通讯录翻到这么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以前也是他的病人,所以才想着找他帮个忙。

    没想到连话都没说上,就被人当成骗子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上次在自己老家求医的时候,可没这么高傲。

    “晓菲,刚才是不是有人打电话来找我?”

    一处别墅之中,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正在花园里晒太阳。

    “有人打错了,您就安安心心的养病吧!”

    一名少女在客厅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老人身份的特殊,一天天的总有人打电话来求帮忙,所以专门照料他的孙女一旦发现不是熟人,一概挂断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这病怕是等不到小先生出山的哪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吴银亮叹息了一声,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吴晓菲走出来,娇嗔的道:“爷爷,您太迷信了,您自己以前就是医院院长,怎么还相信那些江湖游医,他们连个行医资格证都没有,能治病吗?”

    吴银亮瞪了孙女一眼,呵斥道:“你懂什么,别以为是医学院高材生就目中无人,我华夏中医源远流长,神秘莫测,岂是区区西医能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只要您愿意接受西医手术,您这病又不是不能治,何必这么固执。”

    吴晓菲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她是医科大学高材生,成绩极为优秀,对于华夏医术,抱着怀疑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所谓的西医治疗,就是让我将双腿截肢,然后装一双假腿么?这样的话,我情缘坐在轮椅上,至少身体还是完整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怎么就这么固执呢?”吴晓菲娇嗔道:“现在的义肢很先进,可以和人体神经完美接驳,就像是真正的肢体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小先生说了,等他学成出山,就能帮我舒筋活血,让坏死的细胞重新焕发活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先生,纯碎就是个小骗子,爷爷,您肯定是被他忽悠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此人,吴晓菲就是一脸痛恨。

    自从三年前爷爷见过此人之后,便对他崇拜无比,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在爷爷眼中,世上所有的医学天才,都只配给这个小先生提鞋。

    吴晓菲也是从几岁起就接触医学,现在更是出国深造,学贯中西,获得优异成绩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小先生,完全就是闭门造车,据说隐居在一处极为偏僻的乡村之中。

    这样连个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乡村郎中,也配和自己相提并论?吴晓菲很早就在心中下定决心,一定要找到他,用自己的医术狠狠的羞辱他一番,让他知道人外有人。

    吴晓菲满世界寻找这个该死的小先生,完全没料到自己刚才拒绝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就在田非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号码却是响起。

    田非接通。

    “田非,张姨的住院费我已经转过去了,这次谢谢你的帮忙,没事就自己玩去,再见。”

    让田非没想到的是,来电的居然是言辰欣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,甚至带着一丝嫌弃,似乎多和田非说一句话都是羞辱,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田非简直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是讨厌体质吧?

    怎么一个个都害怕和自己说话呢?

    不过张姨的事情本来就不关他的事,他也不会厚着脸皮,现在这种情况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他将言辰欣的名字存上,走出了医院,这才发现自己还没吃午饭,肚子咕咕直叫。

    田非随便找了个大排档,点了碗面就开始吃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饮食的要求不高,能吃饱就行。

    在家里呆太久,在外面无论吃什么都感觉好吃。

    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大口吃面,不远处几个大汉纷纷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这小子没错了,等下找个僻静的地方,将他收拾拍照交差。”

    领头之人,光头短发大金链,手腕纹身很凶猛,一看就是社会人。

    身边两个二十多岁的小混混显然是他小弟,一个个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田非吃完付账,慢悠悠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他完全是将自己当成了游客,浑然不知道后面有几个人在跟踪自己。

    风哥的能量很大,又有刘少提供的资料,很快就找到了田非。

    当得知这小子竟然真的和言辰欣住在一起的时候,刘少肺都气炸了,当场加价,必须让田非在病床躺半年才算完。

    躺半年至少要伤筋动骨,这可不是小伤,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实施。

    所以光头佬三人一直跟随着田非,寻找时机。

    这一跟,三人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就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,居然全程步行,速度还挺快。

    逛完服装街又逛美食街,走完公园还要去纪念碑。

    偏偏他去的这些地方游人都很多,到处都是监控,并不适合下手。

    三人看着田非的目光,恨不得将他杀死。

    “玛德,这小子不会是从来没进过城吧?怎么看什么都一副很稀罕的表情呢。”光头佬满头大汗,都开始脱外衣了。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发现了我们,故意在绕圈子?”金毛小弟狠狠瞪着田非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一段路下来,至少走了十多公里。

    平时不是抽烟喝酒就是唱k吸粉,小混混们的身体素质并不怎么样,这样剧烈的运动,让他们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里有监控,他们真想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小子又转回来了,要不我们直接在这里动手,将他拉进小树林。”寸头小混混看起来最强壮,也最凶狠。

    光头佬咬牙道:“好,等他过来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到时候任务没完成,自己倒先累倒下了。

    现在田非自己送上门来,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田非来到小树林前,看着三人,突然停止了前进。

    光头佬一愣:“窝巢,这小子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?居然刚好站在摄像头前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我们的跟踪技术这么牛,他不可能发现。”黄毛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去探探底?”

    寸头青年说道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去吧,别在摄像头前动手,现在打黑除恶,进去就划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光头佬叮嘱了一句,却是别开眼光,不再看田非,以防被发现。

    谁知道,田非却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知不知道这样看人是不礼貌的?你混哪的?”

    寸头一副自己很吊的样子,蔑视着田非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没有恶意,只是想过来告诉你们一件事。”田非真诚的说道,给人一种很值得信任的感觉。

    寸头一愣:“告诉我们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路跟在我后面,已经足足两个半小时了,这份毅力很让人敬佩,请问,是不是有什么事请我帮忙?”

    寸头眼神一眯,冷笑道: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没有关系,我宅心仁厚,不忍心看到三位大哥受苦,所以前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这下,连光头佬和黄毛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窝巢,这乡下土鳖不会是脑子有病吧?

    “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,一个小时前,你们过木桥栏杆的时候,曾经抓过栏杆,大哥你甚至还一路摩擦着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寸头青年已经感觉眼前这小子脑壳有毛病了。

    这样憨头憨脑的乡下小子,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大佬,居然要他躺半年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栏杆上,我经过的时候顺便抹了一些药粉,你们紧随其后,手上也难免沾染了药粉。”

    寸头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,玛德,这小子脑壳绝对有包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里鬼扯。

    而且他说话间,居然离开了摄像头的位置,距离光头佬几人不到五米远,这不正是给几人机会么?

    光头佬露出一丝狞笑,向黄毛使了个眼神,三人呈现三角形,完全将田非给包围。

    田非犹然未觉,依然带着憨厚的笑容,继续唠叨。

    “三位大哥,我要是你们,就立即打车前往医院,说不定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光头佬狞笑道:“小土鳖,你别在这里故弄玄虚,过来,和哥聊聊人生。”

    田非耸耸肩,道:“我倒是无所谓,不过光头大哥你怕是没有这么多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老子好得很,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田非突然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笑得很开心:“算算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,两种药粉融合产生化学反应的时间也到了,你们就没有感觉自己内心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么?”

    寸头皱眉道:“这小子神经有问题,先弄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上前一步,重重在田非身上一推,将田非推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光头佬狞笑:“刚好没人,给我打断他的四肢,应该足够在床上躺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哈哈大笑:“你们现在还有力气打人么?三二一,给我痒!”

    “我痒尼玛……窝巢,真的好痒。”

    寸头从腰部摸出一根钢管就向田非冲来,但他挥起的手臂却是突然一软,直接用钢管在自己后背摩擦起来。

    田非呵呵笑道:“单纯的牵魂花不仅没有毒,反倒是治疗精神创伤的良药,能让人神清气爽,但和养神草这种罕见的药草研磨的粉混合在一起,却是天下最可怕的三十六种奇毒之一。”

    田非笑得很开心:“在第一座木桥上,我涂抹了一些牵魂花的药粉,而在刚才经过的小径上,我不小心撒了点养魂草药粉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你们的下场会很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