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八章 神奇的按摩手法

    孙成林嘿嘿讪笑了几下,咬咬牙,道:“这关系到我的隐私,还请田兄帮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田非呵呵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,理解的道:“男人嘛,懂的,其实这根本算不了什么,小弟我从小学医,对于这方面颇有研究,等下我给你开个药方,你按照上面的方子去抓药,调理一个月,自然龙精虎猛。”

    这孙成林眼眶深陷,眼神涣散,一看就是肾水不足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年轻多金,身份又不低,送上门的美女络绎不绝,换谁也顶不住。

    孙成林吃惊的看着田非:“田兄,我……还没说自己的症状呢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是勃起无力,就是无法持久,搞不好还胀痛难忍,尿频尿急,这些症状都写在你脸色上了,还用问么?”

    孙成林目瞪口呆,半响竖起大拇指,惊叹道:“田兄小小年纪,竟然还是个神医,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淡淡一笑,道:“我田家是祖传医术,田家子弟从三岁起就必须学习各种医药知识,我这一代就我一根独苗,什么都要我学,命苦啊!”

    孙成林激动的道:“田兄,你说的法子真的有效么?有没有什么速成之法?你也知道,房间里还有个妖物,不将她降服,我们男人的面子往哪搁啊!”

    “速成之法?”田非皱眉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孙成林是个人精,那还不懂,连忙哀求:“田兄,你就行行好,让我大展雄风一次吧,我这一个多月来,每次都是半途而废,连一点自信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有些无语的看着孙成林。

    昨晚看到套房价格之后,田非便明白,这孙成林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能和这样的人交好,对自己今后也有利。

    “药物只是外物,激发消耗的是潜力,一旦耗尽,药物也就失去了功效,孙大哥今后切不可再滥用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叮嘱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好办法,我怎么会买那些药丸呢。”孙成林也有些无奈,随着时间推移,现在药丸貌似也不大好使了,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功效。

    才20多岁就虚成这个样子,田非只能感叹这孙大哥的私生活太丰富。

    对于常年研究医术的他来说,这些症状只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手头上没有现成的药物,不过有一套独特的按摩手法,孙大哥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孙成林半信半疑的看着田非,道:“田少,你不会是想玩我吧?”

    田非笑道:“哥,我喜欢的是女的,不是男的,才不会玩你呢。”

    孙成林愣了一下,也而是挤眉弄眼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田兄你眉清目秀,乃人中之龙,我愿意为你而弯。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本无芥蒂,又喜欢开玩笑,气氛很快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套按摩手法,很少有人能承受,可一旦承受下来,对身体也是有很大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田非让孙成林趴在了床上,四肢张开,他则是活动了一下手脚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“田兄你尽管放手施,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连按摩都承受不住么?”

    孙成林不以为然,他连两百斤的胖妞踩背都经历过,哪里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田非嘿嘿一笑:“那可不一定,孙大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,等会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田兄,按个摩而已,你怎么说得这么严重,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田非轻笑一声,上前就一巴掌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窝巢!”

    孙成林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山压住了一般,整个身体都被压平了,发出咔嚓一声脆响,差点断气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按摩还是谋杀?

    不等他回过神来,田非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就像是铁锤砸木板,发出一阵令人心惊的声音。

    孙成林双眼都开始翻白了,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田非给拍成了一张平板。

    他刚想大叫,第二下又到,压得他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,田非看起来瘦瘦弱弱,很文静憨厚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?

    这小子祖上不是学医的,肯定是打铁的。

    田非此刻非常兴奋,脸色凝重,出手如风,不断的在孙成林身上拍打着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实验对象,实在难找。

    这是田家祖传的治病方法,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看起来在乱拍,其实每一巴掌都不同寻常,对准的是穴道关节,有规律,有轻重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法,足以将人体骨骼经脉之中的一些湿气寒气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孙成林哀嚎,准备了无数次的停下两个字,硬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分钟,田非才摸摸额头的汗珠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成林满脸悲愤的看着田非,泪珠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他发誓,再也不相信田非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按摩,简直比毒打还要残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田非看着孙成林,露出了开心的笑容:“孙大哥,幸不辱命,你现在全身的湿气寒气已经驱逐,肾脏处于绝对旺盛的时刻,但这现象只是暂时的,所以,慢慢调理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孙成林咬咬牙:“田兄,你确定不是故意在惩罚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孙大哥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体各个地方都有一股热流在涌动,酥酥麻麻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还真是这么回事,田兄,我错怪你了,你这手段简直神乎其神啊!”

    孙成林猛地爬了起来,双眼放光:“田兄,这……这太神奇了,我感觉腰不疼腿不酸,蠢蠢欲动。”

    田非呵呵一笑,道:“孙大哥,节制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在床,节制个毛啊!田兄,我先回去洗个澡,等会我们再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他讪笑着,身子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姿势,夹紧双腿就跑。

    田非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拿出纸笔,写了个药方,用房卡压在上面,然后洗漱了一番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冬日的阳光不刺眼,反倒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最适合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田非打了个哈欠,慢悠悠来到公交站,准备搭车回去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,他掏出来看了看,眼中露出一丝精芒。

    “凯琳姐,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,是不是有所发现?”

    “我办事你放心,接到你的短信之后,我就已经召集团队,开始工作,你放心,要不了多久,就会给你想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甜甜的声音。

    娃娃音之中,又带着一丝异样的甜蜜诱惑,好像情人在耳边呢喃,让人心弦颤动。

    “凯琳姐你办事我当然放心了,不过这件事要小心行事,不可走漏风声。”

    凯琳道:“我知道,我来电就是想告诉你,经过我们连夜收集资料,发现了一些端倪。”

    田非精神一震:“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故意针对辰欣集团,他们的目的,恐怕不是和辰欣作对这么简单,而是要彻底吞并。”

    田非吃惊的道:“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这个幕后之人,你绝对想象不到。”

    凯琳的声音,突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田非一怔:“我当然想象不到,我又不怎么参与商业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凯琳语出惊人,让田非呆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田非惊呼,灵光一闪的道:“你的意思是,针对辰欣集团的,是非凡药业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初步证据现实,想要吞并辰欣集团的,正是你创建的非凡药业。”

    田非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,最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荒谬!

    笑完之后,他的脸色却是一沉:“事情有多糟糕?有哪些人牵涉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敢确定,不过能以你的名义下令的人并不多,刘坤,不再可靠,我这次打电话来,就是想请示你一下,还要继续调查下去么?”

    田非连呼吸都急促起来,眼神一阵变幻。

    良久,他深吸一口气,露出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稳,道: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确凿证据。”凯琳犹豫了一下,道:“查还是不查,你给句话就行,这毕竟干关系到你公司的机密。”

    田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眼神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刘坤当年落魄,我看他老实,才给他这个机会,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没有经住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用金钱利益来考验人性,还想得到第二种结果么?”凯琳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哪个不一样的结果么?”田非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冲弟弟你的高薪来的,聘请我们办事,收费可不便宜。”

    光听声音,谁也猜不到这个美女从事何种职业,就算说她是声优也不为过,实际上,她从事的,却是商业调查。

    只要给钱,就能为你找来想要的情报,比私家侦探更加专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