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五章 爷爷饶命啊

    能在安琪儿当保安,都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个对付三五个小混混完全不再话下,根本没将田非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这这时,突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等下,那张卡能不能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原本气势汹汹的两人听到这个声音,就像是老鼠见到猫,一下子矮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孙少,一张假卡,没什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高大保安说着,一扬手就要将卡丢进垃圾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丢,今后就别想在这里干了。”

    孙少笑眯眯的说道,眼神却是盯着保安手中的卡,潺潺发光。

    高大保安一愣,讪笑道:“孙少真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孙少年纪不大,比田非大个一两岁的样子,穿着得体,头发铮亮,一看就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气质,平稳之中带着一股威压,让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而保安显然都是认识孙少的,看他的眼神也变得不同,有些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,这是我的朋友,你们也要拦么?”

    孙少已经上前一步,从高大保安手上抢过了金卡,眼神顿时就是一凝,露出一丝惊容来,但随即隐没如常。

    高大保安额头的冷汗开始滴落,他没想到这个土里土气的乡下小子居然是孙少的朋友。

    孙少的朋友,哪一个不是青年俊杰,二代之中的精锐?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不敢追问,只是点头哈腰的道:“对不起,我们有眼无珠,既然是孙少您的朋友,当然可以随时进去。”

    孙少转身,将卡递给田非,一脸和善。

    “我叫孙成林,请问兄弟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田非下意识的接过金卡,塞进兜里,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姓田,名非,字非凡,真是不好意思,我觉得这卡和会员卡长得差不多,所以才冒昧一试的。”

    孙成林意味深长的看了田非一眼,吃惊的道:“田兄以前没有使用过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以前我都住在农村,想用也没地方用,这次出门,我老妈硬塞给我的,我也不知道真假。”

    田非憨厚的笑了笑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真假不重要,相见就是有缘,不如我请田兄喝一杯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孙成林说的很随意,知道他身份的保安和熟人,却是一脸震惊,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能让孙少主动请客的人,可是不多啊!

    这乡下小子何德何能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有些人看向田非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起来。

    田非正愁没法进去,闻言大喜:“多谢孙大哥,小弟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孙成林大喜,一把搂住他的肩膀,亲热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?孙少居然搂住那土包子的肩膀就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窝巢,这小子竟然能得到孙少青睐,祖坟莫非冒青烟了?”

    “孙少该不会是喜欢男色,觉得乡村鸡纯洁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走进去,几乎所有人都在热情的和孙少打招呼,也对田非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些目光意味深长,让田非也感觉一阵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孙大哥,其实我进来是来找我表姐的,等我过去打个招呼再来。”

    孙成林一怔,随即露出了会心的笑容,拍拍田非的肩膀,道:“我明白,田兄忙去吧,在这里,我不会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在孙少露面的时候,不知道多少美女对他暗送秋波,恨不得直接扑进他怀里取暖。

    她们巴不得田非早点消失。

    田非摸摸额头冷汗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跟在这孙少身边,实在是如坐针毯,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田野出现在言辰欣面前的时候,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怎么混进来的?

    完全没有道理啊!

    她可不相信一般人能混进安琪儿酒吧,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,都比田非的素质高一大截。

    田非板着脸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表弟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言辰欣莫名的心虚起来,生怕田非开口说出什么失礼的话,坏了自己好事,连忙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同时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田非。

    田非眼神一闪,嘴角翘起,露出一丝怪异笑容。

    表弟?

    呵呵,看样子,言辰欣和自己还真是心有灵犀啊!

    刘少一怔,半信半疑的看着言辰欣,道:“辰欣,这是你表弟?你不是说不认识他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刚才隔着玻璃没看清楚,我表弟才从乡下来,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讪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此刻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双颊发红,眼神迷离,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可爱。

    刘少心中很不舒服,这混蛋小子是怎么溜进来的?

    他可不相信田非有会员卡。

    眼看机会难得,言辰欣已经被自己灌得迷迷糊糊,再加把劲就能拿下,谁知道这时候冒个表弟出来,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一瞬间,刘少杀了田非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田非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表姐,时间不早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少,我和我表弟说几句话你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辰欣你的表弟,也就是我的表弟,我怎么会介意呢。”刘少大度的说道。

    田非闻言脸色一变就要发作。

    这没脸没皮的混蛋,居然还想占自己便宜!

    言辰欣一看不妙,一把将田非拉到一旁,紧走几步,来到角落。

    “田非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避开刘少的视线,言辰欣怒视着田非,一脸冰寒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我就说你打扮这么艳丽出去干什么,原来是幽会野男人啊!我头顶都要绿了,你还问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田非一脸不忿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什么幽会野男人,我是来谈生意的?”

    言辰欣有些老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谈生意谈到酒吧,还喝得脸上红霞飞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?”田非冷笑:“那人眼眶发黑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约你来这里,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!”

    “这管你什么事?你敢破坏我的这单生意,我和你没完。”言辰欣咬牙威胁。

    田非微微皱眉:“你真遇到困难了可以找我帮忙啊!何必去求这个肾虚公子?”

    “找你帮忙?呵呵,你一个放牛娃,能帮我什么?”言辰欣冷冷看着田非:“你不扯我后腿我就万幸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你就别奢望了。”言辰欣的目光之中,一片冷漠。

    田非不以为然的笑了:“你以为陪这个肾虚公子喝酒,就能谈成生意?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,不用你管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没好气的瞪了田非一眼,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但意料之中田非伤心失落的的情形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,希望你别后悔。”田非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,不劳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言辰欣瞪了他一眼,心情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在音乐下,两人必须要靠近对方耳朵才能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咋一看,倒像是情侣在说什么悄悄话一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刻言辰欣将田非按在墙角,像是在壁咚。

    刘少躲在角落看得心火直冒,他知道自己今晚的好事多半是泡汤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回座位,脸色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侍者就送来了一瓶好酒。

    刘少露出一丝微笑:“表弟才从乡下出来,身为地主,理应敬你三杯。”

    田非憨厚的笑了笑,道:“小弟我不胜酒力,平常在家大人们只准我喝一杯,三杯下去,我怕自己会醉。”

    刘少眼神一亮:“这里是酒吧,而且你也是成年人了,醉酒也是人生一种体验嘛,来来来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这一瓶洋酒虽然价值上万,但刘少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要能灌倒田非,今晚的事情还是有很大希望的。

    要说酒量,他算是经久沙场了,不知道喝得多少大老板丢盔卸甲,眼前这小子一看就傻里傻气的,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倒了三杯酒,一人一杯。

    田非端起酒杯,用鼻子嗅了嗅,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,眼神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“是男人就干脆点,咱们干了!”刘少拱火。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田非呵呵一笑,挑衅的看了刘少一眼,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,一会儿杯子就见底了。

    言辰欣皱眉喝道:“田非,你傻了么?这么喝很快就会醉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洋酒比不上华夏的白酒辛辣醉人,可后劲恐怖,开始可能没什么,后面就有得受了。

    田非放下酒杯,却是打了个酒嗝,脸上升起两团淡淡红晕。

    “表……姐别担心,这洋酒味道不怎么样,像喝饮料。”

    刘少不甘示弱,也是仰首干了。

    “好,田非表弟真是豪爽,真男人。”他赞扬道,又倒了一杯酒,笑得像个大灰狼:“来来来,还有两杯,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田非不甘示弱,也是端起了酒杯,再次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刘少赞叹道:“田非表弟真是个耿直的男人,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果然是农村来的土鳖,随便两句话就上钩了。